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蒜你狠”算计了蒜商 六成以上或亏钱两成保本

发布日期:2022-07-16 20:02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早些时候金乡蒜商、蒜农大喜过望,一些蒜商甚至乐观地喊出“2010年大蒜看涨到10元”的口号。收购伊始,蒜价高歌猛进;入库封存两个月后,蒜商已灰头土脸,大蒜价格可谓坐上了过山车。

  最高冲到7元,再跌至现在的4.3元,起伏不定的价格让不少蒜商睡不着、吃不香。业内人士估计,今年六成以上蒜商亏钱,两成基本保本,只有极少数赢家。蒜商盲目存储陷入了价格怪圈,观望、跟风、出手……

  10日上午,通往金乡的105国道两旁,随处可见绿油油的蒜苗,透过白色地膜长出的蒜苗已有一 多高。

  “今年的好行情让蒜农有了红利,种蒜热情非常高。这种热情甚至渗透到金乡之外的地区,保守估计今年大蒜种植面积增加15%-20%。”金乡县南店子大蒜现货交易大厅经理杨桂华向记者介绍了下一个蒜季的种植情况。

  大蒜交易大厅附近的金龙物流公司每日的交易合同单上,记者也找到了数十张发往河南中牟、德州、鱼台、巨野、嘉祥等金乡周边县区的蒜种记录。“看来今年的好行情点燃了很多新大蒜种植者的激情。”公司负责人周女士说。

  “种大蒜活繁琐,很累人。”蒜农李富贵说,种植前需要耕耙两遍地;点完蒜、铺上地膜还要勾2-3遍蒜苗;大蒜生长期间要浇四遍水,拔了蒜薹再过一段开始挖蒜;蒜收下来后,要削胡、剪秆、晾晒;然后分级。“晾蒜的时候,要在蒜垛旁守夜,一张木床、一架蚊帐,至少得呆半个多月。”

  虽然很累,但提起今年的收成,蒜农老李一家还是很兴奋,2010年是多少年没有遇到过的好行情,除去一开始2元卖了千把斤外,其余都是放到后来卖的,一亩地收入将近4000多元,加上蒜薹也卖了2000元露头,减去900多元的成本,一亩地能有四千多元的收益。老李说,如果明年还有这样的行情,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老李担心,万一大蒜暴跌可就坏了,前年大蒜每斤一毛钱的情景让他记忆犹新。

  35岁的孙常德是个地道的南方人,因为大蒜,他一年12个月有10个月呆在金乡。

  说起这几年和大蒜的故事,孙常德显得有些疲惫,他希望年底前将手里的货保本出售,然后回江西老家过年。

  孙常德同村有一个老乡从事批发生意,每年拿着大把的钞票风光地从金乡回来,孙常德也动了心。再三考虑后,他远赴金乡“淘金”。

  2007年,他和几个老乡每人集资十几万元正式加入“炒蒜大军”,没想到第一年就看错了行情,错过了年前的高价位,跌得一塌糊涂,他们赔了将近200万元。“那一年赔得最惨,光江西的蒜商就赔了一个亿,其中一个村100多户做大蒜生意的赔了1000多万元。”

  孙常德不是个甘心失败的人,有了2007年的惨痛教训,孙常德长了个心眼,不再死抱着不放了。2008年虽然整个蒜市行情不好,但因他及时抛出并没有赔钱。去年的好行情是多年不遇的,孙常德挣了100多万元终于翻了身,尝到甜头的他决定今年再赌一把。

  今年5月孙常德将去年挣的100多万元,大部分投在蒜市,通过各种渠道收购了100吨蒜。在别的蒜商还举棋不定时,孙常德在9月初大蒜入库之前,以每斤6.0元价格卖了50吨。

  进入10月份大蒜价格开始下跌,小规模蒜商陆续出货,孙常德也出了两次货,但看好后市会涨,就留了一部分抱到现在。“进入11月份有两次大的波动,从6块一直跌到4块,上周又跌到3.8元,很多蒜商都赔钱。”尽管这周回涨到4.3元,但很多蒜商一吨仍赔2000-3000多元,这个价格能保本的也仅占两成。

  “大蒜价格的变化太厉害了,1.3元、4.3元、6.2元到最高的7元,再到现在的4.3元,每天变化莫测的价格实在难以琢磨。”孙常德说,其实每个人都在赌。

  “大蒜行情怎么样?蒜片给价8000元一吨好不好出手?”10日下午5点30分,准备下班的杨桂华又接到枣庄一蒜商的电话。杨桂华说,他每天接到的询问行情电话数不清有多少。

  “以500吨为例,市场上每天蒜价波动一分钱,就是1万元,一天波动2毛钱就是20万元。11月份两次大波动直降两块钱,对很多蒜商来说,一眨眼工夫可能一辆车、一套房就没了。”杨桂华认为,信息不对称,让很多蒜商、蒜农很盲目。

  在大蒜交易大厅刚刚整理出的截止到12月10日的大蒜走势图上,记者看到,大蒜在9月5号左右入库截止时达到最高位,接近7元。此后价格相对平稳,进入11月后,分别在11月2号、22号左右有两次大的波动。

  “大蒜成了冒险家的乐园。”杨桂华说,种植面积、出口内销情况、库存量等信息的不对称,让蒜商像是盲人摸象。“有人看涨至8—10元,有人看跌到3元,巨大的盲目性让很多蒜商都赌错了。”

  参照近几年的大蒜价格,杨桂华说现在大蒜“过山车”暴涨暴跌的周期已明显缩短,今年蒜农的收益将风险转嫁到经销商身上,经销商受挫丧失积极性,必然会伤害蒜农。高蒜价下的盲目扩种也提高了农民的成本,给农户带来了另一种风险。

  杨桂华认为,大蒜价格需要信息透明化,通过掌握种植面积、出口、内销情况、每个时期的库存量等信息,及时发布预警机制,减少风险。“但是目前全国还没有一家建立透明的信息平台。”目前他们的数据统计,是从金乡及周边7个县市区40多个乡镇采集而来的。

  对大蒜一直格外关注的周雪峰认为,在大蒜种植面积增加的情况下,国家调控部门应该有相关的预警机制,发出预警信号,引导农户适当控制种植面积,帮助农民规避风险,才能从根本上稳定市场价格。记者 李倩



上一篇:沂水法院召开纪律作风集中整顿活动动员大会 下一篇:蒜价去年疯涨今年暴跌 蒜农一亩地赔千元(组图)